我們對以色列的虧欠

 葉光明 

耶穌在雅各井旁與撒瑪利亞婦人談話時對她說:「你們所拜的,你們不知道;我們所拜的,我們知道,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。」(約4:22) 耶穌以「你們」代表撒瑪利亞人,以「我們」代表猶太人。祂以猶太人自居;以猶太人的身份說話。在聖經最後一卷書啟示錄5:5,耶穌被稱為「猶大支派中的獅子」。「猶太人」字源「猶大」這名字。對我們來說,明白耶穌特別與猶太人認同,是何等重要的事;聖經顯示主與猶太人認同,並不以祂地上生命結束而終止,在祂死後、埋葬、復活,甚至延展至永恒,祂仍然與猶太民族認同。

對我們來說,承認耶穌對撒瑪利亞婦人所說的真理──「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」──同樣是非常重要!這是不可或缺的歷史事實。沒有猶太人,我們會有以色列列祖、先知、使徒、聖經和救主嗎?沒有!全世界所有國家民族所享有最寶貴的屬靈財產,都是源於猶太人。不論我們是阿拉伯人、非洲人、亞洲人、歐洲人、俄人、美洲人或中國人,這個說法都是正確的。我們都欠猶太人一筆無法計算的屬靈的債。

 

聖經清楚表明神要求所有其他國家的基督徒承認對猶太人的虧欠,並要求我們盡力去償還。在羅馬書11:13保羅主要寫給外邦基督徒的書信中說:「我對你們外邦人說這話…」,他提醒外邦人欠猶太人的債,並警告他們不可對以色列存驕傲、忘恩負義的態度。分析這章經文顯示保羅用「以色列」代表那些生來是猶太人的,藉以有別於在外邦出生的基督徒。換言之,他沒有用「以色列」作為教會的同義詞。

 

在羅馬書11:30-31,保羅總結論外邦基督徒對以色列虧欠和當盡的責任時說:「你們(外邦人) 從前不順服神,如今因他們(以色列人) 的不順服,你們倒蒙了憐恤。這樣,他們也是不順服,叫他們因著施給你們的憐恤,現在也就蒙憐恤。」換言之,神的憐憫,既藉著以色列人臨到外邦基督徒,神也要求我們照樣以憐憫待以色列人。我們當如何履行這責任呢?

 

以下是四個實際當行的方法。首先,我們可以培養和表達對猶太人誠懇關愛的態度。典型的見證佈道形式根本不能打動猶太人的心。事實上,基督徒經常激怒猶太人,使雙方的關係疏遠。但很奇妙,當猶太人面對溫柔真誠的愛時,他們剛硬的心便溶化了。過往一千九百多年來,當猶太人在世界各地流徙時,甚少遇到人對他們表達真誠的關愛!為了主自己的緣故,讓我們不再嘗試令猶太人「信教」,讓我們開始償還長久以來欠他們十字架所彰顯的愛的債。

 

第二,在羅馬書11:11保羅說:「救恩便臨到外邦人,要激動他們(以色列人) 發憤。」另一個重要的、能償還欠猶太人的債的方法,就是藉著顯露神在基督耶穌裏讓我們所享有的祝福的豐盛,激發猶太人的嫉妒,因而渴慕我們所享有的。這些祝福應該顯現在我們生活的每一個層面:屬靈、身體、經濟和物質方面。但更重要的,是藉著信徒合一的生命表彰出來──在聖靈裏公義、和平和喜樂的生命。

 

可惜,十多個世紀以來,猶太人很少在基督徒之間見到令他們妒忌羨慕的福氣。他們見到的,是眾多的基督教教派和自稱「基督徒」的,彼此批評,甚至以基督教名義彼此殺害。沒有別的地方,比基督教和猶太人同樣視為最神聖的耶路撒冷,更罪惡昭彰地顯露基督教的分裂。在基督教圈子所謂的「聖景遺址」,基督教教派為了証明自己是正統,為了捍衛一己權利,不惜互相爭鬥,甚至互相殘殺。自以色列國成立以來,不斷傳出基督教宣教士向以色列宗教部長投訴另一基督徒組織,並要求當局將他們驅逐出境。這一切使猶太人驚歎:「看啊!這就是所謂基督徒彼此相愛的表現!」

 

第三,聖經勸告我們要藉禱告為以色列求好處:「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。耶路撒冷啊,愛你的人必然興旺。」要有效地禱告,我們需要從聖經中找出神對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心意,然後明智地、持續地為神心意得著成就禱告。當我們研讀聖經時,我們會發現,終有一天,公義和平要從耶路撒冷開始,傳遍地上所有國家。因此,為耶路撒冷禱告,包括了為萬國萬民代求在內;萬國萬民的福祉,與神最終應允我們為耶路撒冷獻上的禱告緊密連結。

 

但以理是這種祈禱的聖經模範。他定意每天三次禱告,窗戶開向耶路撒冷。但以理的祈禱驚動撒但,威脅到牠的王國,以致牠利用人的妒忌,促使整個波斯帝國改變法律,使但以理的禱告成為非法活動。另一方面,為耶路撒冷祈禱對但以理來說是那麼重要,以致他寧願被拋進獅子坑也不願意放棄祈禱。最後,但以理的信心和勇氣勝過撒但的反對,他也從獅子坑勝利地走出來,繼續為耶路撒冷祈禱。(參閱但以理書第6章)

 

根據我自己多年經驗,我想表達一下自己的一些看法。我發現委身於這種為耶路撒冷和以色列的祈禱,必然引發由撒但發動的強烈反擊。另一方面,我也發現,神對那些真正這樣禱告的人的應許是真實的──「愛你的人必然興旺。」這是引向豐盛應許的途徑,不單是經濟或物質方面,也包含恆久享受神的喜悅、供應和保護。

 

第四,我們可以藉著實際的仁愛憐憫來償還對以色列的虧欠。在羅馬書12:6-8,保羅列出基督徒應該培育和操練的七個不同恩賜。他提及最後的一個是憐憫!我相信基督徒不單對個別的猶太人,也應當對以色列這國家操練這恩賜。如此,我們會在某程度上補償多個世紀以來,以基督教名義對猶太人發動的無數不公義、殘酷和野蠻的行為。

 

猶太人曾經受過很多不同民族不同形式的迫害。從猶太人的歷史來看,對他們最殘酷和最持續的迫害來自基督徒。在我們抗拒接受這觀點之前,讓我們簡略地瀏覽它所依據的歷史事實。中古時期,十字軍經歐洲去「解放」聖地途中,大量殘殺猶太社群,男女小孩大批死亡。當他們成功佔領耶路撒冷時,他們流人的血,顯露更駭人的殘酷,甚於之前佔領耶路撒冷的外邦軍隊,或許只有提多將軍的羅馬兵可以匹比。十字軍這一切惡行都是奉基督的名,並以十字架為他們神聖的標誌。之後,在歐洲和俄羅斯的猶太人區,基督徒牧師帶著十字架,引領群眾衝擊猶太社群,掠奪和燒毀他們的家園和會堂,強姦婦女,並殺害那些企圖自衛的猶太人。他們合理化的依據是:「猶太人是殺害基督的兇手」!記憶猶新的是納粹黨:他們有系統地殲滅在歐洲的六百萬猶太人,主要利用路德宗信徒或天主教徒為工具!當時在歐洲或其他地方,沒有基督徒組織發出抗議或譴責納粹黨的政策。在猶太人眼中,基督徒群體對他們所受的苦難只是沉默地旁觀。這些經歷對猶太人造成的影響,不是派派小冊子或講講道足以消除。它要求行動──不論個人還是群體──好明顯神的仁慈和憐憫。

 

最後,讓我們謹記,神對審判列國的一個重要根由,就是他們如何對待猶太人。在馬太福音25:31-46,預告基督坐在祂榮耀的寶座上,萬國在祂面前等候審判。他們被分為兩邊:「綿羊」被接進基督的王國,「山羊」被拒不得進入祂王國的。基督審判的依據是:「這些事你們既做(或不做)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。」那些國家以憐憫待猶太人的,也蒙神憐憫;那些沒有憐憫猶太人的,也得不著神的憐憫。

 

某程度上說,審判己在歷史上多次發生了!在十五、十六世紀,西班牙是歐洲最強盛的國家,有高度文化,強大陸軍和海軍,帝國橫跨南北半球。但繼他們驅逐所有猶太人出境後的一個世紀內,西班牙衰落到成為一個掙扎求全的次等強國。以我個人記憶和經驗所知,類似情況也發生在我的祖國—-英國。 英國自兩次世界大戰勝利, 保留的帝國版圖也許是人類歷史上最廣闊的。但在1947-48年,作為巴勒斯坦的托管國,英國反對並嘗試破壞以色列復國,不願意讓猶太人有自己的國家。(這時期我正住在耶路撒冷,我是以目擊証人的身份來作這評論) 那一刻開始,英帝國經歷急劇和徹底的衰落和瓦解,這並不能單單從政治、軍事或經濟的因素加以解釋。今天,英國像西班牙一樣,成為一個掙扎求全的次等強國。

 

這正好說明以賽亞書60:12宣告的屬靈原則是確實的:「那一邦那一國不侍奉你,就必滅亡,也必全然荒廢。」神應許以色列,也警告所有外邦人,祂會審判任何敵擋祂為以色列所定旨意和救贖的國家。所以,為以色列禱告的時候,外邦基督徒需要提醒自己,這不單是為以色列的利益,更是為了自己國家的利益。

(承蒙葉光明博士允准翻印)